南陌

【新荒】天蓝色日子

※ 自汉化 id=4405458

※荒北撞见新开被告白现场的故事

 

午休的时候,为了避开校内的喧嚣来到了屋顶,躺在供水箱旁睡觉。像宝盖一样延伸的湛蓝的天空划过一道鲜明的飞机云。

隐约能听到操场上其他学生说话的声音,在温和的阳光下双眸慢慢阖上的瞬间,“嘎吱”响起了门打开的声音。

 

虽然屋顶上挂着禁止入内的看板,但并没有上锁。只是敷衍了事的看板没有了最初的意义,不过毕竟是禁止入内的,平常没有人会来这里。要有的话也就只有把它当成逃课场所、告白舞台之类的时候。

加上现在是午休时间。预测到恐怕是后者时,一脸不愉快地在听不到的地方咋了下舌。

幸运的是,屋顶的入口处是死角,所以是不会被看到的吧。决定假装没听到而再次阖上双眸的瞬间,隐约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那么、想说的话是什么?”

“其实、・・~·······”

 

听到了第一句话。果然是那家伙。应该不会听错,同时还碰上了讨厌的场面。给我看懂气氛啊、在内心深深叹了口气。

虽然对方的声音听得很模糊,但是叫到这种地方来的男女会说的话就只有一种。更何况对方还是新开。

谁被谁告白、谁喜欢谁,这种低俗的话既不喜欢也没兴趣,只是在意那熟悉的声音会怎么回应,微睡的意识清醒了。

 

“……抱歉”

 

在耳边响起这句话的同时松了口气,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恼火。

新开很受欢迎。至今为止时常在午休或者放学后被女生叫出来。这种时候我大多都在屋顶上消磨时间,但实际这种瞬间在眼前发生的时候,就觉得他果然很受欢迎,以及重新意识到自己也是个男孩子。

新开的答案是肯定的,虽然这么想,但是谁也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因为都是男生而不能大声宣告在交往很是令人着急。只是不管世间如何,自己的感情不会改变也是一个事实。

沉溺在不符合自己的思考中时,新开突然出现在视野中。

 

“偷听什么的,真是恶趣味啊,靖友”

就在刚刚还被告白的家伙若无其事地说出的这句话,激起了收敛着的感情。不能把它当成戏言的感情不断上升着。

“才没有在听啊笨蛋”

“有好好拒绝了哦”

“哈!这是当然的”

“靖友、嫉妒了吗”

一脸胜券在握的表情在笑着说些什么啊、这家伙。

“嫉妒?谁会做啊、笨蛋”

“这可真遗憾”

“我说啊、你是故意的吧”

“啊、暴露了?”

“你知道我一直在这里的吧”

 

对、这家伙是故意在这里接受告白的。

被女生叫出来的时候大多都会选择校舍后门或者体育馆旁这些没人的地方。一想到他为什么偏偏今天要在这里就更不爽了。

 

“不需要向我展示你的受欢迎度”

“并没有这种打算”

“那么是为了什么啊!”

有时会跟不上新开的想法。

“呀——、想让靖友嫉妒”

 

真是意义不明。

才不会嫉妒、明明想再说一次的,但是在喉咙里的话语又被吞了回去。如果被告白的对象不是新开的话我就不会这么焦躁、会像往常一样在这里继续睡午觉的吧。

涡旋而起的郁郁不欢的心情就是新开所说的嫉妒吧。老实说很不甘心,但还没坦率到会跟他这么说。

 

“靖友?”

看我没有回应,新开就歪着头窥视着我。

右手捉住新开的领带将他拉过来,结果失去了平衡身体重合在一起。

“呜啊?!突然……唔”

假装没听到他责备的声音。左手按住他的颈部将自己的嘴唇压在他的厚嘴唇上。边吮吸着他柔软的嘴唇,边透过指间揪起一些蹭得左手手背发痒的头发,新开吃惊的脸微微扭曲了下。

“嗯嗯、唔……”

“真是的、不要为了让我嫉妒就做出这种无聊的事!”

“靖友”


稍微离开嘴唇和松开双手的时候,看到新开吃惊地睁大双眼的表情,压制住自己都要害羞起来的情感。

嫉妒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但是说出口的话会让他得意忘形,一看就能明白了,才不想说。不过这家伙一定,会明白的吧。这个证据就是,新开那吊儿郎当的脸慢慢柔和下来了。

评论(1)
热度(34)

© 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