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陌

【新荒】FAIR

※大学中远距离恋爱的新荒酱 

※自汉化。P站戳FAIR


AM8:00

如果我不联络的话会怎么样呢,果然是会自然消灭的吧。不过靖友意外的还是蛮忠实的。说到底,我们两个还有在交往吗?靖友还喜欢我吗?这样想着就变得非常难过了,很想见靖友。

 

▶FAIR

 

“就算你这么说”

 

PM 4:00

我现在在静冈。部室中。休息中。突然想起来,弯着手指数数。然后我意识到已经有半年的时间是通过电话听到这声音。嘛,考虑到静冈和千叶的距离,也就是这样了吧。我不懂。休长假的时候才会回老家探亲。因升了年级而忙碌起来的大学生活、以及与此无关的没有多少余裕的钱包。这两个原因加起来,导致回老家的次数逐渐减少。新开有打打工什么的,也不能那么频繁的回去。毕业之后也有如预定的那样来回见面,但次数也逐渐减少了。

 

“靖友”

“干嘛”

“开门”

“诶?真假?”

瞥了眼部室的门。真是的,你这家伙总是那么突然!边抱怨着边打开门。空的。

“你不在啊!!!”

“我可没说我在啊”

“这个呆茄!!!”

“那么、看窗户啊窗户”

“啊?!”

 

白费劲地穿过广阔的部室。对不起啊部室中的成员们。但是是这个家伙不好。把关着的窗帘用力地拉开。

窗户面对着大路。因为附近有大学,到处都是大学生。道路一天中几乎都不会有车通过,就像是毫无期限的步行天国一样。在那里有一个孤零零的男人。靖友— !笑着挥着手的新开隼人就在那里。

 

“今天一天都有空,明天只有第五节才有课,所以我就过来了”

“你知道什么叫计划性吗?还有文科的课程计划是什么?”

“什么啊靖友真不上道。难得我来了静冈”

“别说得像是外国人来日本一样!”

 

“哟、真护好久不见”

“新开吗、好久不见”

 我说、你难道不是来见我的吗!

 

PM 7:00

“哎呀、洋南果然厉害啊。期待下次比赛”

“哈!是为了赢才比的啊,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加入了洋南的练习,久违地可以跟在靖友的背后。因为没有穿自行车运动衫自然也就不会骑爱车,但是能够再次感受到这后背的引力就足够了。快乐、高兴,和些许的不安。

“没有钱就宅在家里喝酒吧”靖友笑着说。

在回去的路上,靖友回公寓的途中去了便利店,适当地挑了几罐啤酒。


“话说你今天怎么来了”

“坐车去东海道线”

“慢车?”

“嗯,因为很便宜”

“诶、很辛苦呢”靖友没啥兴趣地附和着。


从便利店走几分钟路,扯些无聊的话来到了靖友的公寓。

“打扰了”

“打扰的话就请快点给我回去”

“还是一如既往地严厉啊”

虽然无计划地过来了,但是因为有高中三年的时间,并不会有奇怪的沉默感,空气舒心的流动着。很好的气氛、吗?


“那么、干杯!”


PM 11:00

要灌醉靖友意外地简单,空腹持续喝酒的话只需要几罐就足够了。问题是,这边没有要灌醉他的意思,是靖友自己把自己给灌醉了。会根据喝酒对象把握分寸、会喝醉是出于对我的信任这一点是很让人开心,但仅仅只是开心是不够的,这是自己不好的地方。红着脸靠在我肩膀上的靖友,都不知道我的心情又开了一罐。


“脸很红了啊”

“这个是、酒没有酸化变成乙醇的证据,金城说的”

“跟真护在一起时也会喝醉吗?”

“哈?我才没有喝醉过、而且跟金城在一起的话没问题的”


因为喝醉了,比起以往说话更加像小孩子一样的靖友果然很让人不安。再说了,什么叫跟真护在一起的话就没问题。在我所不知道的期间里发生了什么。所谓的不安要素就是,一旦涌现出来了就很难抑制住,担心的事一件接一件的出来。远距离的不利更加加深了这一点。这样下去的话果然会自然消灭的。这种焦躁感,把我诱导向最坏的模式。呼~ 、深吸了一口气转移心情。


“明天也可以去你学校吗?”

“不行”

“诶、为什么啊?”

“新开来的话部室里的人会很吵的。他是谁—? 什么的”

是在我跟真护聊天的时候吗?唤起了数小时前的记忆。说起来,是有被经纪人和部室里的人包围过的感觉。


“有好好地介绍说我是你的男朋友吗?”

“这种话怎么可能会说——”

“是吗”

“是我的、说了”

“……说了是我的东西?”

“哦”

“饶了我吧”


说实话,全身颤抖着。就像是全身的细胞都在兴奋着。说了让我十分高兴的话啊、真是的。真的是敌不过你啊。我大概也是很单纯。


“靖友”

“干嘛”

“没什么”


靖友、我能喜欢你真是太好了。胸口满溢着什么都说不出来。满溢而出的心情从嘴里来到了眼角。安心感和开心,让我快哭出来了。


PM 0:30

两个人吃过午饭后走向车站。靖友在午后有实验,就早一点吃了午饭。虽然在中午前有演讲,但是以宿醉为理由休讲了。似乎是拜托真护代替签到了。真是的,关系好到让人嫉妒。

“静冈的栗凿汉堡真的好好吃啊。还可以再过来吃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下次要事先联络哦”

“哈哈、抱歉抱歉”


茫然地要给乘车卡充费的时候,“因为是静冈区外,去买乘车票吧”靖友开口说道。说起来、好像昨天无法走出检票口的时候有被车站工作人员这么说过吧。


“下次回老家的时候要跟我联络哦”

“哦、也有打算要去你家的”

“真的?我期待着哦”


买了乘车票,面对着道了声再见。觉得很不舍,强硬地拉过他的手夺走他的嘴唇。

“喂新开!!”红着脸生着气的靖友。

“脸好红”

“别在这种地方燃起来!”

“谁都不会看见的”

“不是这种问题!!”

“……下次见面的时候做好觉悟吧”

“哈?!”

“昨天忍耐的部分”


“再见了”说着穿过了检票口。想着靖友那羞恨交加的视线很惹人怜爱边走向候车厅。


“新开!!”

“诶?”

“别在我的事上有什么不安啊!因为是你、就尽管自恋吧!!!”

“靖、靖友……你喜欢我吗?”

“给我察觉啊呆茄!”


转眼间嘴角上扬了起来。眼睛闪闪发亮着。在我的脑内多巴胺大量分泌着。


“今天也可以住下来吗?!”

“今天明天都有实验所以不行!”

评论
热度(50)

© 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