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陌

【新荒】同居(6)

周五……

 

“……所以说,为什么我非得被你这么说不可啊?”

对这不论什么时候听到都是很吵闹的声音,不由得把手机远离耳边。但即使这样还是能听到东堂的声音,感到很讨厌。貌似东堂从新开那里听说了,发起了电话攻击,贵重的午休就这么分分钟地被浪费了。像是要发泄出不满,”哐哐“ 手指敲着桌子。

”别这么说嘛荒北!这样下去的话新开就变成废人了“

”你是想说那家伙变成废人全都是我的错吗“

”只能这么想了啊。难不成是他父母发生不幸了吗“

”不、那倒没有“

”是吧!“

听着这自信满满的声音而低下了头。被麻烦的家伙注意到就是会变成这样。

”新开可是很在意你的外遇啊“

”说了没有了“

”也是呢。我也跟他说要相信荒北的“

烦人的时候是很烦人,但一到关键时刻却很有常识,东堂就是这样的人。

”哼~“ 鼻子哼了一声,但不想率直地认可。

教室突然吵闹起来。应该是下节课快开始了、这么想着的瞬间,察觉到背后有人,转过头去。

”嘛、不管怎么说,快点和好,下周还有比赛——你有在听吗、荒北?“

”荒北君!啊、抱歉,在打电话啊“

突然插入这明朗的声音,背部像是涌起一股电流。

”啊、没什么——总之东堂、你知道的话就帮我跟新开多说好话!我挂了“

”……电话没问题吗?“

是小西美香。在这麻烦的时候来了个麻烦的人。被东堂听到了吗、还是没有听到呢。

无奈地摆出微笑的表情面对着小西美香。

”没关系。有什么事吗“

”这是约定好的——“

这么说着拿出了纸袋。

 

 

”靖友在电话里说什么了“

实际上在尽八旁边抱膝而坐的我目睹了整个过程,看到电话挂断了就开口道。声音低沉得自己都能察觉到。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桌上只放着五百日元和写着”用这个去买饭“的纸条。这种事已经很久没发生了,自己也消沉了起来。

会不会有一天,靖友像这样,只是留下纸条就离家出走?

 一想到靖友跟女人出走,自己却束手无策。这样的自己让人感到可怕。可是却什么都做不到。

(这样随心所欲的靖友也有不对)

太任性妄为了。我是什么时候变成这种任性妄为的男人的呢。

自己黑暗的一部分在腹部的最里面卷起漩涡,很沉重、很辛苦。

 

尽八的话,也许会跟我说实话——这种抓住救命稻草的心情,只是因为他们在通电话。

挂掉电话的尽八看着远方,”也许只是在自惹麻烦“。

只是这么呢喃着,我只能抱着绝望的心情伏在地上。

 

那晚我一个人安静地啜着方便面,这时靖友打工回来了,不由得呛了下。

本想着他反正不会回来的。虽然大吵的次数不多,但一到那个时候,靖友必定会在朋友的家里住几天再回来。

”什么?“

靖友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我反射性的”抱、抱歉“道起歉来,摇着头。为什么我非得道歉不可啊!

靖友无言地看着这边。无可奈何的,垂下视线,试着开口道“……那是什么,那个纸袋”

靖友的手上拿着没见过的白色纸袋。靖友瞥了一眼那个纸袋,像是稍微考虑了下,但是又马上说道“小西美香给我的”

小西美香!!!!!!!!!

这是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名字。这边都在试着让步了而你却这种态度!靖友真是个残酷的男人!

心里所想的都表现在脸上了。靖友不高兴的说“看看里面吧?”把纸袋放在桌子上。

“靖友外遇的对象做的蛋糕我才不会吃”

“我说了很多次我没有外遇了吧”

“外遇的家伙都会这么说——诶?”

咔沙咔沙地从袋子里拿出来的是,一个银色的、甜甜圈那样的正中间有个洞的东西。

“这是什么”

“戚风蛋糕模型。制作方法好像很简单明天会做。你喜欢苹果的吧。布丁和苹果两种”

吃惊地看着在淡淡地做着说明的靖友的脸。靖友尴尬地拿起纸袋。

“……那个、是怎么一回事”

“你真的很迟钝啊!小西美香只是教我甜食的制作方法!”

“……为什么?”

“知道我在研讨会的教室里吃的便当是自己做的后,小西就说她对料理也感兴趣。就觉得,做布丁这类简单的甜食的话,你也会高兴的……就打听了 下,于是就……”

靖友的脸渐渐变红了。

这么说来,最近吃完饭后好几次都有甜食出来。

“明明是男人还做甜食很逊的吧!所以才不想对你说啊!”

“……靖友,那个是、那个”

“你什么都别说了,不说也没关系!”

“靖友,是我错了,怀疑你真是对不起!!!”

这么说着抱住了靖友的腰。本以为会被轻轻推开,结果却意外的没有抵抗。抬起头试着看向靖友。

“……干嘛”

“……抱歉。讨厌了吗?”

我那么麻烦。听到我这句话,靖友红着耳朵嗤笑道“……都事到如今了吧?”

这么说着,靖友抚摸着我的头发。

 

 

——周五的夜很深。

 

 

Fin

 

评论(7)
热度(21)

© 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