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陌

【新荒】想要、坠入

※自汉化  id=4050646 作者:toy

※大学生paro

※新开隼人生诞祭

 

“好热啊”

对无意识流露出来的话语,在脑海的一角意识到自己失言了。

“因为是夏天啊”

可是,得到的回复和想象中的不一样,新开隼人放松了脸部的肌肉。

与此同时,环抱住收在自己两腿间的男人的腹部,加大了力量。

“很热啊”

“嗯,夏天啊”

换做平常的话,肯定会粗暴的说很热就别贴着我啊,但是现在没有。

所以,新开就更加忘形起来,头靠上了那能看到骨骼的薄薄的背部。

 

想要冰激凌。

刨冰也行。

也想一口气喝掉冰镇麦茶。

也想去泳池。

河川也行。

前几天坏掉的空调,想让房东来修理下。

在这之前的对策是想要个冰枕。

也想要个电风扇。

不过果然,现在还是更想要冰激凌啊。

 

就这样有一出没一出的考虑着毫无意义的事。

荒北在用扇子啪嗒啪嗒给自己扇风,新开凝视着荒北脖子上的汗珠。

 

新开和荒北开始了所谓的远距离恋爱,每月只见两次面,除此之外则各过各的。

升上大学二年级的新开他们,又是课程又是部活,每天都很忙。

没办法简单的配合彼此的时间来见面。

 

不同的大学。不同的住处。

虽然也有不安,但是为了能一起继续公路竞技,在大赛即将开始的这个月,见面的次数也多起来。

尽管如此,时间依然是敌人,也不能像这样做着像恋人一样的事。

此外,荒北靖友这个男人,在人前避免亲昵的举动。

更甚的是,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也避免甜蜜的气氛。

虽然知道是因为羞耻心才这样,但是跟每天都能见到面的高中时代不同。

想跟许久不见的恋人一起渡过甜蜜的时间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新开,就算两人见面了,也还是觉得不足。

 

只是。

 

真热啊。

再次,在脑海里响起这句话。

热得快融化掉的思考,无法再考虑关于恋人的事。

 

并非是不满。

这样容易害羞的荒北偶尔也做出甜蜜的举动,新开这时会很开心,也知道荒北在努力让自己习惯甜蜜的气氛。

跟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比起来,已经变得很亲昵了。

当然,自己每天都不放弃的制造甜蜜的努力、福富和东堂以及周围的人知道自己和荒北的关系也是原因之一。

 

“靖友”

“什——么——”

平常说话都拖长尾音,这次的尾音则比以往拖得更长,忍不住笑出了声。

“真热啊”

“……因为夏天了还这么紧贴在一起吧”

“对不起”

“……倒也无所谓”

 

看吧,就是这种地方。

 

虽然新开一直在说着温和的话,但是实际上,温和的是荒北那一方。

虽然一定是无意识的,但荒北在高中时就对新开很宽容。

不,并不只是对新开一个人。

对其他人,即使口出狂言一直在抱怨,但其实很宽容。

明明对自己非常严格。

 

是今天。

7月15日。

不经意瞥到显示在手机画面上的日期。

昨天晚上,突然接到电话,说明天要过来这里。

告诉他家里的空调坏了很热,去外面找个地方见面的时候,他回答说在你家就好了。

被说道生日这天想去你家,已经完全没辙了。

 

“呐,新开”

“什么”

“真的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我会给你买你想要的东西作为礼物的,你好好想想要什么” 想到荒北对自己说这句话是在一个月前。

结果没想到要什么,只是开玩笑般地对荒北说想见他。

并没有想到会见面。

因为,是平日。

 

“你不是来见我了吗”

“这个不能算做是礼物吧”

“是吗?我可是很高兴哦?”

“……啊,是吗”

 

冰激凌、刨冰、新的空调、新的风扇。

虽然刚刚浮现在脑海中的那些东西,倒也是都想要的。

 

“这样跟靖友在一起的时间,是我最想要的哦”

 

没有回复。

 

“嘿哟”翻了个身,新开凝视着荒北的脸。

“干嘛”脸发红地说出这句话,是因为热,还是因为……

“如果还想要给我别的东西的话,就对我说喜欢吧”

那张脸越发红了起来。

在耳边这样低语时,突然被揪着头发推开了。

“好痛啊,靖友”

“别吵”

抱怨下这拉开的距离,不经意间距离又突然缩短了。

啊啊,果然睫毛好长啊,这样想着的时候嘴唇上有了触感。

 

“喜欢你哦,隼人”

“诶”

 

看着脸通红地笑着说这番话的荒北,新开注意到自己的体温在上升着。

 

好热。

好热。

 

好烫。

 

“所以,这就满足了吗?新开”

“……你还会给我吗?”

“仅限今天哦”

 

笑了下,对着恋人。

 

其实是想要你的全部。

 

在如同微温的热水般的被子的海洋里,两人坠入其中。

评论(2)
热度(26)

© 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