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陌

【新荒】败仗

※自汉化  id=3990793 作者:祭

※对甜蜜接触感到苦手的荒北

 

浸染在夕阳里的教室,就像是被洒下了朱色和橙色的颜料一样。在角落里的桌子上,新开把脸埋在自己的手腕里。也许是直觉的机能还在运作,还能感觉到气息,他慢慢得抬起了头。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睡眼惺忪地眨了几下眼睛。添加了几分甜蜜的下垂眼在看到站在教室入口处的我后,那像是仍在做着梦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被这看起来很幸福的脸所吸引,我坐到了新开前面的椅子上。

“有点睡过头了”

恍惚地睁开好像很重的眼睛,新开不好意思地笑道。有些在意新开那乱糟糟的刘海,伸手适当地帮他理了理。也许是被夕阳照了一段时间,触摸到的头发暖暖的。理完后把手放在了桌子上,新开突然握住了它。把脸埋在手腕里的新开那双青色的眼睛,仿佛是看到晴天下的大海那样闪闪发光。新开时常会露出这种表情,每当这时我就会感觉被朝阳所照耀。可是有种再这样呆下去会很糟糕的感觉,我不动声色地把手抽了出来。

“好了,快点回宿舍”

从椅子里站起来说道。不经意地把稍微有些热的手插入了制服口袋里。

 

在放学后的练习中,倾盆大雨向我们袭来。对这遮住视线的雨感到焦急不安。吸收了水分的运动衫变得很重。害怕轮胎会打滑,大部分部员都放慢了速度。跟他们不同,我一边感受着身体在慢慢变冷,一边用力地蹬着踏板。看不大清楚骑在我前面的人的背影,他大概也是不怕危险的吧。总之先超过前面那家伙吧,这样想着从鞍座上抬起了腰。奋力来到他身边时,终于看清了他是新开。肩膀激烈地碰撞到了。感觉变得敏锐起来,反弹在地面上的雨声变得鲜明起来。能看到很多在前面的人影。看来终点就在不远处了。肺在临界点上收缩着,好辛苦,好像快要停止呼吸了。之后,我们俩一起穿过人群到达了终点。

终于可以停下脚乘风而行了。一张嘴呼吸就喝进了雨水。脚一着地就被后辈们簇拥着到了屋内。突然看到了稍离开人群的新开,他正在捋着他那变得湿重的头发。仍未从骑行的余韵走出来的他,露出了平时无法想象的敏锐的眼神。我也是仍未从兴奋中恢复过来,看到他这个样子后,心口骚动着。

突然,新开看向了这边。在发着呆的我动摇了起来,不自然地别过了脸。

这场大雨看来还不会停下来。

 

比其他部员要晚,进入淋浴室里暖一下身子。关上阀门热水停了下来,取上挂在门上的毛巾,擦干身上的水滴。来到淋浴室外,从放在塑料椅子上的书包里拿出贴身内衣、半袖的衬衫和短裤,正穿着的时候,在这个只有我一个人的室内又有人进来了。

“哦哦,靖友”

打开门的是新开。湿透了的他一如既往地一脸稳重。

“你是不是太迟了”

新开暧昧地笑了下。一阵沉默。我背过身去,专注地用毛巾擦拭着头发。身后传来摩擦衣服的声音。总觉得有些尴尬,正下决心要先离开这里的时候,新开不知道什么时候贴到我身后抚摸着我的耳朵内侧。我对这意想不到的事态震惊到连声音都发不出,身体弹跳了起来。捂住耳朵向被弹出去一样转过身看向他,新开被我这过度的反应吓了一跳。

“抱歉,你的耳朵有泡沫,所以……”

“不,没什么”

尴尬地转移了视线。保持着平静,身体坚硬地整理者书包。在这期间,新开并未离开我的身边。

“总觉得靖友啊,最近总是很困扰的样子”

在我的身后传来了新开十分困惑的声音。他坐在了我书包旁边的椅子上,用手指仔细地捋着仍有些湿的头发,漂移不定的视线则投向了自己上半身所展露出来的筋肉。新开悲伤的视线就像是询问孩子发生了什么事的父母一样。虽然不是出自本意,但我就越来越像是逃避父母的孩子一样。

“我,做了什么了吗”

因洗了澡而变热的脸被新开寒冷的手抚摸着,感觉好舒服。可是之后要怎么做,我完全不明白。自己居然会对新开在抚摸我的脸而高兴,一股自我厌恶感油然而生。

“我对这种并不擅长……这样被慎重对待的”

像是在闹着别扭一样,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新开就像是在睡觉的时候被人叫醒了一样睁大了眼睛,悲伤地笑着说“是吗”。移开了视线,用大拇指爱怜般地抚摸着我的眼角,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所以我叫你别这样做了”

像是挥散烟雾一样挥掉了他的手。

“你平常才不是这种腻腻歪歪的人,为什么突然间这么触摸我啊”

“讨厌吗?”

“与其说是讨厌……啊啊!烦死了别问我问题!”

像是掩饰一样继续整理起书包,结果反倒比一开始还要跟脏乱了。以前听说过书包里的状况能反射出人的内心,看来的确是这样啊。

“如果你讨厌的话,我会忍耐的。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一起来寻找解决方法吧”

“什么解决方法啊”

看到新开比我还要冷静,有些不爽。

”嗯,比如说习惯起来?“

”哈?“

心底平静地讨论开来,结果却没有什么好方案,越来越火大了。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啊!你是笨蛋吗?给我忍耐!“

”那么,果然是讨厌?“

”啊真是够了,你这家伙“

不由得抱住了头。果然新开才是小孩子。无论说什么都只会让人无法保持余裕。真是败仗。再说了,我想要纠正我讨厌被这样对待的想法。这一点一定是被看透了。

”靖友“

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新开,捉住我垂在脖子两边的手把我拉了起来。

”总之,先试试解决方案吧“

新开笑着摸着我的头,我咬牙切齿地卷起他的衬衫脱掉。头发变乱了,再次伸手去捋直它,这时手被牵住了。

”过来“

被带到了淋浴室,关上了门。转动阀门,热水出来了。一起淋浴着身体,跟新开的胸膛和肌肤重合着。环抱住我背部的手抚摸着我的背骨。忍耐不住了,像是要回应他一样也环保住了新开的背部。新开笑着轻咬我的耳朵。虽然对在高兴的自己产生了厌恶感,下一个瞬间却兴奋得觉得怎样都好了。

”怎么样?讨厌吗?“

嘴唇紧贴着我的耳朵,吹进气息般的耳语,像是要过呼吸一样深呼吸着。即使很苦闷也还是交缠着双腿,头转向旁边。像笨蛋一样呼吸急促,用鼻子摩擦着新开的耳朵。

”靖友,好痒啊“

微微笑着,又再次朝我耳朵吹气。太过兴奋了,一下子转过头去。听着弹跳在浴室地板上的声音,觉得思考都快要停止了。

评论(6)
热度(39)

© 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