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陌

【自汉化/影日】特别的人和鞋带

id=3797111

作者:アルトリウス

“哇啊”

伴随着这悲惨的声音,日向在眼前摔倒了。

就在喊着“影山,传球过来”之后。

眼看着追过来的球即将落到头上,我差点就要叫出声,但稍微考虑了下后抑制住了。


“没事吗?”

“有没有受伤?”

“你在做什么啊。”

只能远看着跑向日向身边的同伴们是因为、

“没、没事?”

“为什么是疑问句啊?!”

“我们可不知道的啊,有没有事什么的!”

在要骂他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

“日向,鞋带松了。”

“还真是!所以才会摔倒啊。”


我知道的。

日向的鞋带松了这件事。

之所以不说是因为觉得不说出来也没关系,也就是说不觉得他会因此摔倒。


“我绝对要把它绑得再也不会松开!”

“那样的话会脱不了鞋子的吧。”

“太好了!最近总是不管怎么绑都还是立刻就松开了,真是帮大忙了。“


”鞋带、啊……“

看着被同伴们担心地包围着的日向,觉得当时要是告诉他就好了,不由得后悔起来。为什么会这么想虽然是自己的事但却不明白。

明明是我先知道的,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不甘。


”松开鞋带的话是因为在谈恋爱,有这种说法。“

不知道是谁突然说了这句话。

”啊,我有听说过。“

”原来如此。所以才会松开鞋带的啊……“

”洁子小姐是因为太美丽了所以才会松开鞋带,是这样吧?“

”额,可能是没错,但是……“


对话渐渐展开,瞥了眼对一半对话置若罔闻的日向。

本人一点焦虑的样子都没有,不停地看着周围。

是因为跟不上对话吧。


”可是大家都松开,所以可信度……“

就在山口为寻求同意而偷窥月岛时、


真无聊、

什么根据都没有。

用这种否定的话语就能结束这话题,明明应该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的。


”也许真的有呢?“


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这种场合是安静不下来的吧。

不过为什么要看着我说啊。

反射性地瞪着微微笑着的月岛时、

”这么说来,影山“

因为在喊自己,视线就投下了脚边。

于是日向就歪着头问我“今天没有精神吗?不生气吗?”

虽然平时的话会立刻大喊起来,但跟不安地向上看着我的日向视线交合的瞬间,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就停在了喉咙口。

就这样站着什么都没说的我,和等我开口的日向。

周围的人都等不及再次开始练习起来的好气氛下,变成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在我开口之前日向是不会动的吧。

在前辈的呼叫下,看着我的日向视线突然飘向旁边。

拼命抑制住想要伸出手按住肩膀扯向这边的冲动时,再次和日向对视了。

“……?今天的你,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推开了窥视着我的脸,“才没有这种事。”

回了这一句话,推着一脸想说无法接受的日向的背返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虽然想着下次鞋带再松开的时候就告诉他,但在这场练习中,日向的鞋带再也没松开过。


打扫完练习后的体育馆,大家向部室移动。把一直低头坐着的日向放在一边走向部室时,“等等,影山。”

我的脚踝被捉住,向前摔倒了。

“你做什么啊!”

蹲下去想甩开他的手。

“怎么办”

即使这样也还是不松开手的日向小声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

误以为是真的在烦恼什么的我反问。

“鞋子脱不下……鞋带结扣松不下来。”

“哈?你在说什么啊!”

明明就算喊着“这种事自己想办法解决”也不会奇怪,可果然在放着不管站起来要走的时候,“这样的话回不去的啊”日向眼睛湿润地呢喃着。

我转身离去,日向在背后一直喊着

“至少也做点什么后再走啊”

“所以说不要先走啊”

“等一下啦”

“拜托了”

“有在听吗?”

“喂”

对渐渐接近悲鸣的呼叫声

“别放着我不管!!”

“吵死人的笨蛋日向。”

最先按捺不住的是我。

“影山”

“把它解开就行了吧。”

“影山!!”

向着连喊我名字的日向快速跑去。

“脚交出来。”

“啊、是”

也就是说把这个松开的话我和日向就都能回去了。

用像要扯断一样的力量扯着鞋带。

“……”

“……”

可是。

“我说,这个是不是紧过头了?”

“我刚刚也是用力扯了但是没有。”

“一开始就要说啊”

鞋带连形状都没变。倒不如说感觉结扣变得更紧了。

“只能一点点地松缓了吧……?”

“一直就这么做,但是没用。”

“因为是你才没用的吧,我来。”


想快点回去。

就这样一心地松缓着结扣。

日向就这样一直看着我的手。

因为这家伙也想快点回去吧,我只是一个劲地动着手。


突然注意到他把手放在我头上,虽然想捉住它,但又觉得有这功夫的话还不如集中精力在结扣上。

随他爱怎么弄。

明白我在拼命地松开结扣,日向什么话都没说。

只是慢慢地摸着我的头。

很少会没什么缘由也没什么意义地被摸头。

是因为觉得日向是在想着什么而触摸我的吧。


“影山”

日向突然小声地喊我。

从来没听过。

这种、撒娇般的柔和声音。


视线摇晃起来。

不对,是身体在摇晃着。


因为对声音感到惊讶?

不对、

是因为让我忍不住想抬起脸。


并不是因为被呼唤。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是最清楚的。


“日向”

之所以呼唤、

是因为想再听一次声音。


“什么”

头上的手弄乱了我的头发。

不可思议地并未感到讨厌。

闭着眼睛、

“感觉很好……吗?”

于是不经意地点点头。


“难道说已经松开了……!!”

下一个瞬间日向猛地站起来,于是我反应过来了。

“什么的?”

刚刚的询问是关于结扣的事。

在我要说“还在松开的途中”之前,日向晃着脚要脱掉鞋子时摔倒了,“等、呜啊啊啊”

“哈!?”

因为突然发生的事没法躲开的我的上面。

一瞬间伸出去的手抓着倒下来的肩膀。

视野都变成了橙色时以为赶不上了,但是

“咕……”

停下来的时候只是头大大地震动了下。

不过也许是抓得太用力了。

想看日向的表情抬起了手。

“……”

跟闭着眼睛的日向面对面了。

这个家伙是在等着落到我身上吗。

拼命制止住落下的瞬间变得像笨蛋一样。

我松开了抓着肩膀的手。


因为有一点生气

因为手臂有点累

因为之后的道歉还有更多所以没有关系

抱紧了落在我身上小小呻吟的日向


“唔!?……—”

把突然回过神乱动着的日向抱得更紧了。

对着一直道歉的日向我制止道我也有错。

反正刚刚的错误,现在是可以订正的。


”你啊,明明只要看着我一个人就够了。“

像补偿一样流露出来的真心话,而说出这句的我是最为惊讶的。


啊,这个

虽然有听说过但是不愿意承认

挨靠就在眼前的头,为了不被看见因意识到而变得红透的脸。

评论(3)
热度(21)

© 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