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陌

【自翻】恋爱前夜 drama

DISC1
track01
夏目:时生,晚饭有想吃的吗?
时生:盐烧鱼,大根のおろしつき【好像是葡萄蓉】然后适当的清淡系
夏目:你在菜单方面还是依旧没有高中生样啊
时生:交给夏目你的话就全是肉了吧
(车站广播)
夏目:待会见
时生:哦
夏目:秋元,早上好
元生:夏目,今天要和邻校的女生见面,你也来吧。
夏目:突然间说什么啊
元生:带夏目来的话女生会很高兴的吧。不过,气氛炒起来的时候希望你能快点撤退
夏目:反正就是会这样吧
夏目&同学:哈哈哈哈哈
夏目:(跟和大家聚在一起笑的我不一样,时生在离开人群的地方一个人听着音乐。一直是这样,可是,并不是孤独一人的形象,在哪里飘飘悠悠,该说是不怕孤单的感觉,不可思议的觉得很帅气。因为太难为情了倒是没跟本人说过)

track02
时生:我是仲村时生
夏目:哦
夏目母:好好地打招呼!
夏目:我是荻原夏目
夏目:(最初相遇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父母离婚,和妈妈一起搬到住宅

区,时生就住在隔壁。第一印象是奇怪的家伙,更多的就没了)
夏目:啊,是蝴蝶。啊,蝴蝶,停在头上……喂
时生:你头上有凤蝶哦
夏目:快把它弄下来
夏目:(在刚认识的那一天,我对在这世上最讨厌的碟停留在头上而发抖

的时候,时生在静静地看着。)
时生:飞走了哦
夏目:呜呜 为什么不马上把它赶走啊
时生:因为很美。你的头发是茶色的,光透过来闪闪地能看到金色。金色

上面青色的凤蝶停留着,非常的美。因为在哭,就变得更加美了。
夏目:不要说莫名其妙的话!我才没有哭,你要是散布奇怪的言语我会揍

你的!
时生:哦,可以哦,会保密的。
夏目:哎
夏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驼背小鬼头。不想跟那样的家伙当朋友,明

明是这样想的,双方父母协商着不能留着孩子一个人,于是就变成了每天

一起吃晚饭。因为父母亲离婚成了母子家庭的我,和成为父子家庭的时生

,相似的家庭环境,就算不愿意,我们之间的距离也在慢慢的缩小着。)

夏目:你在画着什么?……啊,是漫画!呐、呐,难道说在画我?这是我

吧?好厉害!你很会画漫画啊!
时生:这是练习
夏目:这个?
夏目:(啊,又是我,这次是侧脸。在头上画着什么……是蝴蝶!)不要

画蝴蝶!
时生:啊,蝴蝶
夏目:啊啊啊
时生:骗你的
夏目:(混蛋,这家伙太得意忘形。)咦,这是谁
时生:妈妈
夏目:诶,是个美人啊,看起来很温柔。可是为什么蝴蝶也总是在一起?

头发和衣服上也画了好多。
时生:因为妈妈喜欢。有很多蝴蝶发夹和胸针
夏目:时生家,为什么离婚?
时生:不知道
夏目:不寂寞吗
时生:虽然寂寞,但没办法
夏目:是吗,没错啊,没办法呢

夏目:(搬到市住宅区三个月,虽然已经完全适应了学校,回到家时一直

跟时生在一起。)
时生:这是什么
夏目:煎鸡蛋和罗卜味增汤。我做的。今晚的晚饭就是这个了,吃吧
时生:唔……
夏目:怎么样
时生:味增汤很咸,罗卜是生的,煎鸡蛋有些滑溜溜的。
夏目:诶?真的?唔……
时生:为什么突然想做料理啊
夏目:每天每天吃超市便当吃腻了。而且,如果我会做家事了,就能稍微

帮助妈妈了。
时生:哎,下次做个稍微好点的吧
夏目:还会再吃吗?
时生:不练习的话是不会有进步的吧,就跟漫画一样
夏目:真的谢谢你!总有一天我把时生喜欢的全做出来,有什么喜欢的都

说出来吧

时生父:为什么就是不听我说的话!
夏目:伯父好可怕。时生那家伙做了什么坏事吗
夏目母:是呢……好了,夏目。快点刷完牙睡吧

夏目:早上好……时生,你那伤,是伯父揍的吗
时生:算是吧
夏目:你做了什么坏事吗
时生:唔……

夏目:又来了
时生父: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和那女人一个模子!
时生:唔

夏目:(时生的妈妈好像和别处的男人搞外遇逃走了,就算是这样,为什

么非得揍时生呢,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声响, 妈妈和邻居就好像什么都没发

生那样一点反应都没。那个时候的我完全不明白。为了掩饰被揍的伤痕,

就算很热也要穿长袖的时生也许在想着什么。
时生父:是你……是你不好!这种东西!
时生:住手!住手!
夏目:时生!
夏目母:夏目你去哪!等等!
夏目:伯父!你在的吧!快开门!时生!时生!
时生父:啊,夏目。怎么了,这么晚
夏目:啊,伯父,时生呢?时生
夏目母:这么晚了真是抱歉,夏目好像有想跟时生借的书
时生父:书?
夏目母:是啊
夏目:(推开)时生!时生,来我家吧。伯父,今晚我和夏目一起睡
时生父:啊,那个
夏目母:非常抱歉,这个孩子真是任性。那么就在我这睡一晚吧

夏目母:时生,这么久以来放着不管真是抱歉。你爸爸的事,从现在起伯

母和在这住的人都会一起想办法的。
时生:嗯
夏目:时生,来我房间吧(哭)
时生:为什么夏目要哭啊
夏目:不知道。可是,我……
时生:夏目明明那么要强却经常哭呢
夏目:我,讨厌时生的爸爸
时生:以前很温柔的。
夏目:对不起
时生:没关系

夏目:被子只有我的,今晚就一起睡吧,就像旅游那样。
时生:北斗七星
夏目:什么?
时生:肩上。这里的痣连起来的话
夏目:真的啊!好厉害,以前一直没注意到
时生:我以前就知道了。(亲)
夏目:嗯?呐,刚刚的是什么?对我的肩做了什么?
时生:什么都没
夏目:什么啊。晚安,时生
夏目:(在放松意识前,还记得有什么触碰到了额头。跟触碰到肩的一样

,现在想想,那应该是时生的唇吧。那天晚上,做了个和时生一起在勺子

型星座坐着的梦,勺子型星座像秋千一样摇荡着,两个人的脸靠近着,一

起笑着)

track03
时生:嗯?新作?
夏目:法国菜。心怀感激的吃吧!
时生:除了混杂煮的蔬菜什么都没看到
夏目:没办法啊,还剩大量蔬菜
时生:我没抱怨。夏目做的话,我什么都行。和风的也好,鱼也好,朴素

的,清淡的,不做油腻的真的什么都好
夏目:这不是很多抱怨吗
夏目:(进入高中后,虽然加入了惹人注目的团体嬉闹,在家的时候还是像以前

那样和时生一起,就像家人那样。时生父亲的问题现在也完全平息了。初

二的时候,时生反揍了他爸爸。)
时生:看着慌张挤出笑脸的爸爸,觉得倒是我比较泄气了
夏目:(那个时候的时生很难得的失落,可是一想到为了隐藏伤痕而不得

不在夏天也得穿长袖的时生,果然还是不可原谅。只揍了一拳就原谅他的

时生是了不起的的人。)
【手机响】
夏目:嗯?
时生:怎么了
夏目:女生发来的短信。刚刚和大家一起唱K,不过不知道是谁
时生:跟转头就忘的女孩子交换邮箱地址了吗
夏目:交际啊。她说想知道总不能不给吧
时生:还要跟连样子都不知道的女生一起玩吗
夏目:哎,我同伴的朋友啊,让同伴没面子不好吧。所以就适当的敷衍下
时生:这样真无趣
夏目:不是有趣无趣的问题,是说交际。
时生:越来越无趣了
夏目:(真是自我中心。无论跟别人做同样的事而安心还是对平凡的自己

感到焦虑,时生都不会有的吧。)对了,今年投稿的怎么样了?是パ にラ

マ吧,投给那个发烧友杂志的稿
时生:哦,那个啊,获得了审查员特别奖
夏目:诶……嗯?!审查员特别奖?!很厉害啊!那个说了什么故事?
时生:乞雨的故事
夏目:诶?
时生:夏目,你知道吗?乞雨的话几率100%哦
夏目:啊?自然现象是不可能的吧,几率100什么的那不是神吗
时生:在下雨前一直乞求着。一周也好一个月也好,所以几率100.
夏目:那不是做不做都一样吗
时生:虽然是一样,不做的话就有得不到的感觉吧。以前农民因为旱灾去

邻村盗水被判死刑的事有很多
夏目:额,获奖的内容是那个吗?
时生:啊,困于旱灾而在邻村游走寻求的,在那里对着天一味地像跟踪狂

一样执着地乞求着雨。把那当成一生的事业旅行着的男人的故事
夏目:(时生的漫画还是那样难以理解。可是是因为获得奖的那种程度吧

,嗯,时生果然很厉害。然而跟他比起来,我……
时生:怎么了
夏目:没什么,就是想着我真平凡啊。时生有才能真是好啊
时生:唔!
夏目:啊,骗你的,刚刚的不算,时生跟我不一样非常的努力,将来一定

会成为热手画家。也许还会被拍成动画,我会在大家面前自豪的
时生:夏目呢
夏目:我?
时生:我会成为职业画家,夏目会做什么
夏目:还没决定
时生:那,要成为我的助手吗
夏目:太不可能了吧,我完全不会画画
时生:不是说那个,是说料理助手
夏目:那是 什么
时生:就如同名字一样,担任料理的。在忙的时候也能好好的做营养料理

,也能帮忙做画画以为的杂务
夏目:那不是妻子吗
时生:我不需要妻子,你就好
夏目:什么啊,就好什么的,反正我除了料理之外什么都不会做。而且还

是家庭料理
时生:别闹别扭。夏目的料理真的很美味。比起在哪吃更是我的喜好【这句不

知道是不是该这样翻,どこで食より俺好みだ
夏目:是这样吗……啊……哼
夏目:这就要回去了吗
时生:嗯,编辑交代的草稿快到最终日了
夏目:(今晚也要画到很晚吧 ,漫画家也很辛苦呢。在自己的房间呆着,

透过墙能感觉到时生的气息。握着笔,对着墙,沙沙地画着线,听着不可

能听到的声音,不可思议的觉得安心。)
时生:夏目的料理真的很美味。比起在哪吃更是我的喜好
夏目:(做些宵夜什么的吧)

夏目:啊,真是太糟了。因为被秋元看中的トモミ向我搭话,那家伙心情

很糟,真是受不了。
时生:都是因为你八面玲珑。稍微反省下吧
夏目:谁八面玲珑啊。 我只是因为交际好……啊……那个女孩发的,【秋

元很烦人?】又不是我女朋友,就算跟我商量也没用啊,虽然有想帮忙的

想法。
时生:反省的根源发的吗
夏目:啊啊,时生就好了
时生:什么啊
夏目:像我们这样的男孩子的烦恼,大都是恋爱问题吧?可是时生只有漫

画,真狡猾啊。是说你也遇一次这种麻烦事啊,绝对能从漫画深渊里出来

的哦。比起乞雨的故事,恋爱话题的需求绝对会更高。啊,真是的,麻烦

死了。
时生:喜欢的家伙的话,我有
夏目:是吧,说到底时生……诶?!什……什么?!那种事早点说啊!我

们学校的?我认识的?呐,是怎么样的人?不说名字也没关系
时生:是个很美的人。很容易就被敷衍过去,有时跟他说话很火大,但本性是个很温柔的人。
夏目:有想着跟那人交往吗
时生:当然有了
夏目:那倒是呢。啊,不告白吗
时生:不告白。不想破坏现在的关系
夏目:(时生喜欢的人,有大人味的美人?意外的是个辣妹系?不,干脆是人妻?可是,没有人适合呆在时生身边,时生没法和谁成为一对。)

トモミ:夏目君
夏目:哦,トモミ酱
トモミ:在看书?啊,料理本。夏目君有在做料理啊
夏目:啊,不,只是在稍微看看
トモミ:哈哈,没事的,我的哥哥也是喜欢料理,现在在做法国厨师。男生做料理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啊
夏目:诶,厨师, 也有把料理当成工作的啊,你哥哥以前开始就喜欢料理吗
トモミ:嗯,我们家是共同劳动,晚饭多是由哥哥来做。
夏目;我们家也是这样,因为是母子家庭经济拮据没办法才开始做
トモミ:哈哈,果然是这样啊
秋元:看起来非常开心呢。
夏目:啊,秋元
秋元:トモミ,难得邀请你去卡拉OK,说是有事,原来是跟夏目约会啊
夏目:不是那样
トモミ:秋元君,跟夏目君见面真的是偶然
秋元:啊啊,没事啦,不用找借口,我完全OK,抱歉打扰你们了。
トモミ:不觉得秋元君很像爬虫类吗?从中学时就知道了,又烦人又不会读气氛,真讨厌啊,又听说他为人很不好,真不安啊
夏目:(因为性格很扭曲啊。不过对女孩子是不会出手的吧。)没事的,他本人也笑了,不用这么在意。

秋元:喂,夏~目!(拍)
夏目:好痛!给我适可而止!
秋元:哈哈 你在较真什么啊,只是开玩笑啊,开玩笑
秋元一伙:哈哈哈哈
夏目:(秋元这家伙,想要欺负我。用开玩笑来当借口,很强劲地击打我身体,有时又无视我。更甚的是那些同伙也跟着一起闹,虽然明白他们不想违逆秋元的心情,但会让人怀疑起我们之间的友情到底算是什么)时生?刚刚的,没被他看到吧?这种事情,太逊了,不想让时生知道。

时生:最近怎么样?
夏目:什么怎么样
时生:学校啊家庭什么的,各种各样
夏目:情况啊,嗯,怎么说呢,一般般吧 。没什么特别变化
时生:是吗
夏目:啊……

夏目:不要勉强好好休息不就好了。再说了,感冒不舒服了应该早点说,而不是在临出门才说,这不就错过上一班电车了
时生:抱歉,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对了,明天开始暂时能帮我做便当吗
夏目:诶,为什么
时生:零钱都花在画材上,没钱买午饭了
夏目:这算什么,是说你要吃免费午餐吗
时生:嘛,就是这样了。只要剩下的就行了。总之今天只要买的面包就行了,用你的钱
夏目:别擅自决定。你啊,是不是又长高了
时生:没测过所以不知道
夏目:以前明明比我矮小,瘦弱纤细。吃同样东西长大的,真是不公平。
时生:总之,中午会到教室接你
夏目:(感冒也许是假的吧,察觉到我最近被秋元他们所讨厌,为了和我在一起,就像北斗七星的痣一样,时生看似没注意到,其实很好的在看着周围的事)

秋元:夏目,跟我一起去洗手间吧
夏目:唔,你自己去
秋元:好了,陪我去
夏目:喂……喂,你做什么
秋元:好了,给我老实点……哈哈哈哈 果然很适合水手服啊。夏目看起来很像女生。
夏目:别开玩笑!
秋元:再见了 哈哈哈哈
夏目:等等!把制服还给我!
秋元:就那样走出去不就好了 哈哈哈
夏目:秋元这家伙!之后一定狠狠揍你!可恶!可恶!(脚步声)啊,是谁!唔,时生!
时生:到了教室听说你被秋元他们带走了
夏目:呜呜,时生
时生:等等,给你带运动衫来
夏目:谢谢

时生:哈啊啊啊(揍)
秋元:混蛋!你做什么!
时生:可恶!
夏目:(拼死和秋元互殴的时生,时生不是我认识的,那样的时生从没见过)

track04
夏目:为什么啊!做错的明明是秋元!为什么时生非得退学不可啊!
时生:秋元有个的最不起的亲戚,好像给学校施压。确实是我先向秋元使用暴力,追究这点的话是没法找借口开脱的。
夏目:你干嘛一副看开的样子啊!我直接去找秋元谈
时生:不去也没关系
夏目:为什么。只有时生必须得转校,绝对很奇怪吧
时生:嘛,对我来说退学也没关系
夏目:哈?
时生:老实说,以前就觉得学校没什么价值。比起这些,现在更想要画漫画。获得奖项,有责编,如果现在不做那什么时候才能做呢
夏目:时生……
时生:反正我们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已经决定好将来的梦想了,只是更早踏出一步也没什么不好吧。虽然跟爸爸说会遭到反对
夏目:那是当然的吧。就连我也会反对……啊,我该怎么办。
时生:夏目?
夏目:退学什么的可不是开玩笑啊,都是因为我
时生:并不是夏目的错,关于退学这件事,跟秋元和夏目都没有关系。从根本上就是不同的两件事
夏目:(可是,果然契机还是因为我,揍了秋元,让最重要的右手受伤,时生是个笨蛋!大笨蛋!为了我……)呜呜呜
时生:你啊,激动的时候就会哭呢
夏目:吵死了,笨蛋时生?时……(被亲)
夏目:(那之后过了五天,和时生一直没见过面。)哦……好久不见
时生:前段时间做了奇怪的事,很抱歉。忘了它吧。
夏目:唔
时生:就只想说这个
夏目:时生(时生喜欢的人,果然是我吗?可是我却对他没有这种感觉。对方是男的,更何况还是从以前一直在一起的时生。【时生:不会告白,不想破坏至今的关系】这是当然的吧,我也不想破坏和时生的关系。那样的话,该怎么做,该怎么说才好。)难得你过来,一起吃晚饭吧
时生:那么,我吃
夏目:(虽然像以前那样相处,却有什么关键性的不同。我对时生的感情是友情,和时生对我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夏目:晚饭有什么想吃的吗
时生:冷的东西。你啊,明明是暑假,每天除了做三餐就没有其他事做吗
夏目:没有
时生:我的事就放着别管了,适当的……
夏目:不是的。真的是很闲。总觉得没有玩的心情, 哎,闲的时候有各种各样考虑的事。将来的事情什么的
时生:有什么想做的吗
夏目:嗯,是呢。做料理很开心,觉得厨师很帅气。啊,怎么说呢,那个,之前提到的トモミ,她的哥哥以前就喜欢料理,现在在做见习厨师……
时生:你们见面了吗
夏目:跟哥哥?
时生:跟那个女孩
夏目:唔,没有见面。只是偶尔发发邮件
时生:哼~
夏目:好热

夏目:(然后是暑假过了一半的时候)去东京是什么回事?想成为漫画家,想成为专业,这些都可以,可以是可以,怎么突然说想去东京?还有昨天老师跟我说你提交了退学申请,可是我却没听你说
时生:本来是想跟夏目你好好说
夏目:那是当然的吧!我说的是为什么不事前跟我商量!全部结束了再跟我说也太迟了!
时生:也不是能跟外人商量的事吧
夏目:外人?那算什么?再说,就算在这里也是能画漫画的吧!
时生:是可以,但是有各种情况。能跟责编直接见面,能作为助手直接在现场学习
夏目:额,时生就算跟我分开也没关系吗?!至少,也在这里待到高中毕业……
时生:那样的话,夏目就会喜欢我吗
夏目:额……时……唔唔(推开)
时生:啊
夏目:抱歉
时生:我喜欢夏目,所以……想跟夏目分开。因为会变成这样,所以从以前就一直隐藏自己的感情。因为暴露的话就不能跟夏目在一起了。一直想跟夏目在一起,所以一直拼命隐藏。可是每晚,感受到一壁之隔的你的气息,想象着你睡着的样子,很恶心吧,我自己也受够了。我,要去东京。已经,决定了。
【时生:每晚,感受到一壁之隔的你的气息】
夏目:(我也是啊,感受着时生的气息。明明两人都是这样,不知何时起,两人所想的事出现了分歧)

track05
夏目:(离时生搬家还有几天,会就这样保持尴尬气氛到分开吗)唔,哟,是要去哪吗
时生:家庭餐厅。想着吃饭后画草稿(看到夏目手中的塑料袋)嗯?真少见啊,你会买商店便当。
夏目:一个人吃也很无聊
时生:诶
夏目:时生就快要搬家……
【摩托声】
秋元:哟,夏目,好久不见。还好吗
秋元同伴:秋元,谁啊,朋友?
秋元:啊,可是那边的大木头就不是朋友了。一下子就从后面飞踢过来,这家伙作法太卑鄙了。
秋元同伴:真的吗,可是感觉很阴暗,很像是宅男。喂喂,你那个包里装着什么,漫画杂志?拿过来。呜啊,真的是漫画啊!这家伙是货真价实的宅男啊!哈哈哈哈。可是画得真烂啊,啊,这不是铅笔吗
夏目:那是草稿!
秋元:真的啊,脸什么的好好画啊,我会像宅男那样说好萌啊什么的,哈哈哈哈
夏目:(揍)像你们这样的笨蛋,是不会明白时生的漫画的!夏目有十分厉害的才能!获得奖项,去东京,将来会成为十分厉害的专业漫画家!
秋元:别开玩笑了,混蛋!(互殴,警车声)

夏目:草稿,都捡起来了吗
时生:没有,不过没关系。分镜和台词都熟记在脑了。
夏目:好厉害啊
时生:对画漫画的人来说很正常,画了一次后草稿都会记得
夏目:果然时生就是厉害啊
时生:只是擅长的领域不一样而已吧。我就完全不会做料理
夏目:虽然是这样,嗯,并不只是这样,怎么说呢,对我而言,时生从以前起就像那颗星星
时生:嗯?北极星?
夏目:(就算被劝告别说高中退学想成为专业漫画家这种梦话,被指着嘲笑,时生也绝对不会动摇。就算周围再怎么井然有序的进行着,梦想也一如既往的存在在时生的体内,一直在好好的发着光。)明明是邻居,养育方式一样,差距还真是大,哈哈
时生:你真是个笨蛋
夏目:真是抱歉啊,反正我就是个普通得不能更普通的凡人
时生:如果是我北极星,那么你就是那个勺子型星座
夏目:(勺子型?是说北斗星吗)
时生:对于只会沉默不语一个劲画漫画的我,夏目夸我画得好,多亏那个让我有了信心。被老爸揍的时候也是,大人们都装作没看到,只有你过来救我。刚刚也是,说我将来会成为十分厉害的漫画家,会为了我对别人动真格打架,找遍世界也就只有夏目一人。从孩提时代起,不论好坏,一直只有夏目没有改变,用同样的价值看着我。 不可能不喜欢你的吧
夏目:(对时生的感情,我还没法给出答案。总有一天会给出答案的吧。可是那个总有一天是不会到来了。我们之间的日子就快结束了)就算去了东京也要加油啊,会给你加油的。
时生:嗯,谢谢

track06
夏目:(在时生搬去东京前的最后一晚,我拼命做了丰盛的晚餐。)
时生:好多菜啊,几人份的
夏目:你要很久都吃不到我的料理了,今晚就好好吃吧
时生:最后了呢,像这样给我做饭也是最后了
夏目:为什么是最后……绝对不要剩下哦!到极限了就去那边走走,走到饿了再过来!
时生:这是什么惩罚游戏啊
夏目:好了好了,快,干杯了
夏目:(我的妈妈在朋友的葬礼上住下,时生的爸爸也不在。时生的父子关系很微妙,最后的晚餐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气氛炒起来。)
时生:从以前起生日啊圣诞什么的,庆祝的东西都是两个人在做
夏目:嗯,我和时生家是母子家庭和父子家庭呢
时生:和夏目当邻居真是太好了,不然的话,我会变成不得了的阴暗性格
夏目:(这么温和的脸,和时生太不相称了。一直是那么冷淡,跟我认识的时生完全不一样)啊,点心的话有蛋糕,有蜡烛和祝语的巧克力蛋糕
时生:“目指专业漫画家”吗,像生日一样呢
夏目:没什么不好吧,这样的也是营造气氛啦。吹灭蜡烛前要许愿哦
时生:不用了啊,那种事
夏目:不行,说
时生:哎,我将来要成为专业漫画家
夏目:你啊,那不是愿望而是宣言吧
时生:当然了, 我一定会做到,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了。接下来就是夏目了
夏目:我?
时生:之前说想成为料理人
夏目:哦,可是那个只是随便想的
时生:那,其他的也可以,有什么吗
夏目:嗯
时生:夏目?
夏目:希望能再和时生见面
时生:唔!
夏目:你不是不打算再回来了吗?
时生:啊!
夏目:也不打算再跟我见面了吧
时生:……我要回去了(被拉住)夏目……不要再耍我了
夏目:到底是谁啊,是时生在耍我吧。时生很狡猾
时生:我知道,觉得很对不起
夏目:明明就不知道!我可是要失去了亲友啊,应该说是已经失去了!说喜欢我,全都是你自作主张,就是因为你喜欢我,我就被你切断缘分了。为什么啊,不可能接受啊,把我的亲友还给我啊
时生:对不起
夏目:会成为最后一次吧,今晚就一起睡吧(我知道自己说了很惭愧的话,可就算是我,任性一次也是可以的吧。)
时生:真窄啊,这张床,有那么小吗
夏目:是初一的时候买回来的吧,而且是你发育太快了,以前明明是个小鬼
时生:夏目倒是没怎么变呢
夏目:别开玩笑了,春天测身高的时候有一米七三
时生:我有一米八以上呢
夏目:唔
时生:哈哈
夏目:哈哈……呜呜
时生:啊……别哭了。拜托了,别哭了
夏目:烦死了,又不是我想哭的,可是……怎么办,时生,呜呜,我会很寂寞的,怎么办
时生:夏目,一回就好,到了明天就全都忘了
夏目:可以哦
【kiss】
时生:夏目,我喜欢你,喜欢得要死
夏目:(时生的唇落在肩上,北斗七星,那是几年前了,六年?七年?从孩提起,时生就喜欢我了。)对不起
(以下拟声词就省略不翻了.....((/- -)/)
时生:夏目……夏目……
夏目:(时生的这种声音,是第一次听到。觉得不像是时生,不过,是我的时生,是我所熟知的,从以前起就一直在身边的时生。)呜呜
时生:夏目?
夏目:抱歉,没什么
时生:抱歉,太得意忘形,中途也不知怎么了,让你害怕了,对不起
夏目:啊,不是
时生:可是,我非常开心,有了好回忆,对不起,谢谢
夏目:想要有更多时间,再多一个月,至少一个星期,会拼命思考的,这样的话,这样的话,在互相触碰之前,就会知道这种不想和时生分开的不知名的心情是什么了。可是,没有时间了。时间结束。如果有一个愿望能实现的话,想回到从前。回到时生最初告诉我肩上有北斗七星的那个夜晚

track07
时生父:时生,我在马路上拦出租车
时生:哦
夏目:说起来时生的漫画什么时候刊登在杂志上
时生:秋天,十一月号刊
夏目:是吗,绝对会买的
时生:不用了,没什么
夏目:什么啊,到现在就别害羞了
时生:不是,不想让夏目看
夏目:诶?那算什么啊
时生:高中毕业后……
夏目:毕业后?(快问我要不要去东京,绝对会答应的)
时生:啊……
时生父:喂,车子来了
时生:哦,马上去。再见,我走了
夏目:啊,我会给你打电话发邮件的。再见,要保重
夏目:(我除了目送渐渐远去的驼背背影,什么都做不到。那年秋天,时生的漫画在パノラマ里刊登了,标题是【夏雨】的文字。在旁边,有写着なつめ,这小小的平假名)



DISCK2
track01
广播:即将到达东京站。今天也很感谢您搭乘新干线
夏目:(跟时生分开已经过了一年又九个月,期间一次都没联络过。虽然我发了很多次短信,时生却一次都没回过我。分离后的寂寞并没有减弱,脑中只有想见时生。都这样了心里就只能承认自己对时生的感情是恋爱了,所以才来东京就职。和时生见面,来填补这一年又九个月的空白。)
【来到时生公寓】
夏目:(真是十分古旧的公寓啊,在这种地方工作吗)【深呼吸,按门铃】
时生:【开门】啊,夏目
夏目:好……好久不见
时生:怎么了,这么突然
夏目:啊,那个……说来话长。(啊……好像添了很大麻烦)那个,突然过来真抱歉,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转身走】
时生:【拉住】好了,进来吧。虽然有些乱
夏目:嗯。打扰了
时生:虽然说迟了,有人在
夏目:诶?哪里?
yako:下午好 
夏目:啊
yako:嘿哟
夏目:什么?怎么会?从壁橱里有手?唔啊啊啊啊
时生:是我的漫画老师,小嶺ヤコ老师。ヤコ老师,这是我的青梅竹马,荻原夏目。
夏目:诶,老师?
yako:初次见面,本名是山田贞行,但是死都不要说那个名字哦。啊~~太好了,还以为责编都追到这里害我都躲起来了,安心下来肚子就饿了,时生,我想吃鸡蛋饼包饭
时生:比起鸡蛋饼包饭现在更重要的是草稿吧
yako:好过分~~好痛~~揪我的脸,对我这个因为草稿痛苦得想死的人,这是男朋友该做的吗
夏目:诶
yako:啊,不行,更加画不了草稿了,这个月的原稿落下了就是时生的错了,是时生不好
时生:没事的,是yako老师的话就能做到。
yako:骗人
时生:真的
夏目:啊,刚刚的感觉,时生真的和这个人在交往。【手机铃声】啊,喂,你好
男:倒闭了!
夏目:诶,什么?
男:我们的公司倒闭了!
夏目:(在面试的时候认识的人联络时所说的话是真的,给会社的人事部打电话时,那边好不容易才接通电话,只是确认了倒闭是真的)
时生:今后要怎么办,有住的地方吗
夏目:没有,今天也本来是要住进员工宿舍的。
时生:哎,没办法呢。来我家吧,虽然很窄,但至少在有着落前……
yako:不行!时生是我的男朋友啊!就算是青梅竹马,在同个屋檐下和其他男人一起住当然不行了!绝对不行所以驳回!夏目,不要去时生窄小的家,来我宽敞的家吧。啊,没有工作的话,我在招料理人,如果你能做的话也帮了大忙。
夏目:那就太给你添麻烦了
yako:没什么,对我来说你和时生一起住才是麻烦
夏目:(太过直白反倒显得很清爽)

时生:工作的话,在画草稿时不要出入,禁止在他画草稿时发出大的声响,因为是很纤细的人,多多注意下。
夏目:嗯
时生:夏目?
夏目:啊,没什么,就是觉得时生真的很迷恋yako先生
时生:唔
夏目:只是跟我分开了一年,真羡慕你能换的那么快
时生:啊
夏目:啊,我在说什么
时生:我就只能一生思念着你吗
夏目:不是这个意思! yako老师是个好人,怎么说,我能明白时生为什么会迷恋他……啊,可恶,我在说什么。抱歉,我去打扫
时生:抱歉,我对你也太冷淡了,对不起
夏目:没关系,突然来这里给你添麻烦也是我不对
时生:不是这个,并不
觉得是麻烦,可是……
夏目:可是?
时生:我,看来并不是可以笑着跟结束了的对象说话的人
夏目:啊……这种……(结束了的对象,真让人难过)哈,笨蛋,什么结束了啊,更何况我们之间都没开始过吧
时生:啊
夏目:(我们是朋友,亲友,青梅竹马,这样强装的话,真的会只限于此的吧。大概,一定)

track02
夏目:诶,yako老师是那个パノラマ的作者?在女生中很有人气,这次还会电影化
时生:啊,虽然看起来少根筋,但其实是很厉害的人。高中在读时就出道了,这十年都一直在前线,现在是特大人物,像我这样的毛孩眼中,yako先生就像是神一样的人,只是在他的身边就能学到东西
夏目:能被你这么称赞,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啊。你们交往的契机是什么?啊,就是,有些在意。也能作为我今后的参考……
时生:借着酒意一起睡了
夏目:诶?
时生:虽然不知道像我这样的毛孩有什么好的,但是是他先喜欢上我的
夏目:是……是这样吗
时生:可是,一开始非常困惑
夏目:为什么
时生:因为喜欢你。想要忘记你,可是做不到,非常的痛苦。怎么说呢,在这整个空白的时候yako先生进来了。被谁说喜欢,我也就变得不寂寞了。这样,会轻视我吗
夏目:啊,不会
时生:所以现在,想要好好的珍视yako先生
夏目:那么现在,是真的喜欢他啊
时生:够了吧,这种话题就结束吧
夏目:(想要珍视他……吗)

女助手们:啊,好吃,好美味
夏目:(yako老师进入修罗期后,我的工作也变得忙起来。早中晚,要做yako老师和助手们的饭菜)
时生:抱歉我迟到了,之前的协商延长了
夏目:啊,时生也要吃的吧,马上给你准备
时生:啊,谢谢
夏目:时生喜欢蚕豆饭吧,照烧鰤鱼和肉豆腐也是
时生:真亏你会都记得啊
夏目:当然的吧,也不想想我帮你做了多少年饭了
yako:我吃饱了
夏目:yako老师,基本上没怎么吃呢,太小胃口了
yako:抱歉,我不怎么喜欢和食
夏目:诶
【时生从箱子拿出东西】
夏目:时生,那个箱子是?
yako:啊啊,是meko酱的牛奶卷。哈哈,谢谢,最喜欢时生了,哈哈
时生:嘴边沾了奶油了
yako:啊恩,嘿嘿

时生:忘了跟你说yako老师的好恶了,抱歉
夏目:没什么(本来的话,我应该自己去确认的,做时生喜欢的东西到底是想怎样)
结衣:时生,yako老师差不多到极限了
时生:哎,我知道了
结衣:时生在的话,yako老师的事都能交给他处理,太轻松了
夏目:大家都很普通对待时生和yako老师的事呢
结衣:嗯?
夏目:啊,不是在指责,怎么说,gay在世界上还是少数,会触犯世风什么的吧
结衣:哦,原来如此。不过这个业界,思考方式柔和的人也很多。不过,跟gay什么的没关系,我们这些助手都觉得时生和yako老师很合适。稍不久前,yako先生还是非常没有男人运的人
夏目:是这样吗
结衣:啊,是这样啊。yako老师高中在校就出道,一直在画漫画,看男人的眼光从高中时代起就止步了,一个接一个的跟垃圾一样的男人交往。一直在撒类似父母亲生病,店快要倒闭了的谎,拿到爽快给出的万元钞票后就逃跑了
夏目:这与其说是男人运不好,更不如说是笨蛋孩子一个
结衣:yako老师作为漫画家很厉害很让人敬佩,一到私生活方面就在普通以下的级别了,该怎么说,天才家的悲哀?这样的感觉
夏目:嗯
结衣:所以一开始和时生交往的时候,说实话还以为又来了,只是十多岁的新人漫画家,反正很快就会变成情夫。可是,完全没有那种事
夏目:诶?
结衣:yako老师想给他买高价礼物都被拒绝了,反倒在散漫的地方很好的督促着。对时生来说,yako老师是个在身边呆着就是【有益处的人】。不过,时生方面,这是不是恋爱就不知道了
夏目:哈?
结衣:你看,时生看起来就好像缺乏感情起伏,绝不会谈热烈的恋爱吧?不过,说不定那种一步成形的倒是时生的恋爱模式呢。这样的话,不觉得yako老师是理想的伴侣吗
夏目:理想……
结衣:怎么样,作为青梅竹马放心了吗
夏目:诶?
结衣:在担心时生和yako老师的事吧,【非常在意】都在脸上表现出来了
夏目:啊
结衣:青梅竹马真是好啊。好了,我也差不多要回修罗场了
夏目:(我在做什么啊,工作也在做蠢事,在初见面的人面前也被看透了很在意时生,啊……没事的,好好加油啊我。总之先找新工作,离开时生和yako先生身边,为了重新来过)
夏目:嗯,那个,月薪23万元?额,清扫啊,想要个帅气一点的。啊,月薪28万……可是不行不行,程序设计完全不懂。那个,深夜的大楼警备?啊,太可怕了pass。哎,什么啊,明明是东京,就没有更好的职业吗。啊,我,现在不是选喜欢的工作的时候吧。明明都做不了什么。啊,加油

yako:已经不行了,完全一点意思都没有!展开太糟糕太唐突,上个月的问卷调查是第二,然后就一直直线下降,没有人气,被杂志撤下,因为借钱而流落街头,チーン地就终了了!
时生:上个月上上个月也这样说了,没问题的。问卷调查也是,第二名不好什么的不是很奢侈的话吗
yako:可是
时生:再说了,就算万一变成这种情况,yako老师的账户已经有就算一生不工作也没问题的钱了,是不会不会流落街头的。没有问题
yako:不是说钱的问题!钱的话要多少都有,不能画漫画的话我就完了啊
时生:是呢,我没法在不画漫画的yako老师上感受到魅力
yako:呜呜好过分,唔啊啊啊
时生:是你自己这样说的吧,不能画漫画的yako先生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无职的世间不为人知的姐姐系,不如说只是个大叔,32岁的山田贞行而已
yako:不要说我的本名唔啊啊啊
夏目:yako老师,很快奶汁烤干酪烙菜就做好了,你饿了吧
yako:奶汁烤干酪烙菜?
夏目:是的,yako老师喜欢的虾仁也放了很多,稍稍休息怎么样
yako:(抱紧)呜呜,夏目和我结婚
夏目:哈哈,是是。时生,还有十分钟左右奶汁烤干酪烙菜就做好了,也帮我叫下大家吧
时生:我知道了。那么yako老师,只剩下一点了工作也尽快……
yako:休息~~休息~~
时生:哎,拜托你了
夏目:(时生也很辛苦啊)
夏目:那么yako老师,在吃饭前把头发绑起来吧
yako:嗯!
夏目:把头发扎成两条,扎高点,最后加上粉色蝴蝶结,兔子头就做好了!【某羽:其实就是双马尾,这里说下yako老师是有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
yako:呀~~好可爱。唔……哎
夏目:怎么了
yako:唔,夏目真是个好孩子啊,能跟我这种很烦的人相处,真不愧是时生喜欢的人啊
夏目:哈?
yako:时生留在老家的喜欢的人,就是夏目吧
夏目:唔
yako:之前从时生那里听说了,老家里有喜欢的人,在介绍夏目的时候一下子就知道是这个孩子了。
夏目:为什么?
yako:时生的出道作品题目和夏目你的读音一样
夏目:啊,夏雨
yako:那个故事我十分喜欢呢,像跟踪狂一样满溢着的爱。所以时生来当助手的时候真的很开心,想着是怎么样的孩子呢。对时生的第一印象是十分冷淡的孩子,就这样把我俘虏了。我喜欢很难相处的人,无障碍恋爱会燃不起来,有问题的男人反倒更能激发起我的斗志,必须由我来拯救、绝对会让他回头看我
夏目:啊哈
yako:时生一开始一点都不理我,大概被甩了50次吧,所以最后借着酒意把他吃了,哈哈哈。啊,不吃惊吗
夏目:之前有听时生说了
yako:啊,是吗。知道的话就算了,总之就是这样开始的,一直很不安呢,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喜欢。那晚,喝醉后时生哭了
夏目:哭了?
yako:嗯,老家有喜欢的人,想忘记他所以来东京,但无论如何都忘不了,可是对方对时生又没那种感觉,【那就让我来帮你忘记】就这样燃起来了。介绍夏目的时候也有种情敌终于登场了的感觉,悄悄的拿出斗志了。可是,夏目是个非常好的孩子,觉得越来越不安,有距离的话还好,像这样继续呆在身边的话,时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旧情复燃……啊,夏目如果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就好了
夏目:啊,不用这么担心也没问题,时生也有在好好的喜欢着yako老师
yako:算了,不用安慰我
夏目:不是这样的,时生上次说要更加珍视yako先生
yako:真的?
夏目:真的,对时生来说我只是个青梅竹马,就算以前再怎么样,现在他喜欢的是yako老师
yako:夏目
夏目:(哎,为什么我要鼓励情敌呢)

yako:呀~~有小熊的卡布奇诺超~~可爱!这是什么,斗气满满了!好了!最后一天!开始干了!
结衣:夏目真的好厉害
夏目:哦,那个卡布奇诺吗,超简单的
结衣:不是说那个,是说超会应付yako先生,托这个的福,这个月的yako老师的赶稿速度好太多了
夏目:诶,那个?
结衣:没错,那个。以前在截稿日前就躲在厕所边哭边吐的人,因为被追着草稿还从阳台上跳下来
夏目:诶?!
结衣:因为责编拼死拦着倒是救了一命。这样持续着画了十年漫画
夏目:太厉害了……
女1:可是我明白yako老师的心情,被追着要草稿都想土下座说活着真是对不起了呢
女2:对啊对啊,这样下去都想要切腹了
女3:我懂我懂
夏目:(啊,在这里的大家都有梦想,也背负着相应的痛苦,可是在赌着自己的才能。那么我呢,为必须得工作而焦虑着,一到关键时刻又只挑喜欢的工作,我到底在做什么啊)啊啊……总觉得自己特别逊……啊,怎么了
时生:你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些什么啊,【我很逊】什么的
夏目:我哪有用那么可爱的语气说,到了这种情况我也想了很多
时生:这种情况?
夏目:大家都是拥有梦想在努力着的有创意的人,像我这样的普通人有些自卑感
时生:从旁边上看可能觉得很华丽,哪个工作都是一样的吧
夏目:虽然是这样
时生:漫画家也不是什么特别的,虽然有时会有些奇怪误解的人
夏目:也许是吧,且不说漫画家,时生个人来说小时候就很独特了,着眼视点就跟别人不一样,包含这点也可以说是才能吧
时生:唔!
夏目:来到这里也是,很切实的在实现梦想,老实说觉得你很厉害。也交到了像yako老师这样在事业上超成功的男朋友,感觉跟我处在不一样的世界上。
时生:哼~原来我在夏目眼里是这样的吗。我一次都没觉得自己有改变过,从以前起就普通得自己都受不了。也在为小事烦恼失落,现在也是一点都没变。对夏目来说,是不会懂我的心情的吧。
夏目:啊(搞砸了,搞砸了。时生也是有各种辛苦的,就算努力了也有很多不甘心的事,我在做什么啊,擅自自卑,冲时生发泄)啊,是,小嶺家。

夏目:パ ノラマ责编打来的电话
时生:哦,你好,我是仲村,有什么事吗?诶,是,啊,是
yako:怎么了,有什么难事吗
时生:稍微等一下。吉本老师好像因为盲肠而落下了下月号刊,所以想让我代画
女1:落下了啊
女2:诶,怎么办
yako:有几页
时生:48页。问能否在一周内完成
女:不行不行
时生:去年入仓的还有一本,正好有48页,也画了一半草稿
yako:这种状态下一周内……唔……就算拼死去做也很危险吧
结衣:拒绝会比较好啊,时生也很快就决定连载了,比起勉强交出仓促作,还是慎重地一个个积累比较好
yako:嗯,对啊,パ ノラマ的读者很挑剔,这次还是冷静看待比较好
女1:对吧
女2:没错没错
夏目:时生是不是很想去做呢
yako:夏目?
夏目:啊,虽然我不懂日程,时生是一旦决定要做了就会去做的人
yako:时生想怎么做呢
时生:我想做。也想多发一部作品。就算不行也想做。不会降低质量的
yako:我明白了,抱歉说了多余的话。这里已经没事了,早点回去画自己的原画吧,啊,夏目也一起去帮忙吧,画画网格线涂涂改改,夏目也能帮忙做

时生:刚刚,对不起
夏目:刚刚?
时生:说你不懂我的心情,说了像小孩子一样的话。
夏目:那个是我不对,那种说法听起来就好像是说时生什么努力都没做,可是,我没有那么想,因为是笨蛋所以表达错了
时生:我明白,是我在擅自闹别扭
夏目:闹别扭?
时生:被说所处的世界不一样,受到了打击。你来东京的时候,明明最先划分距离的是我,一旦自己也被做了这种事就很火大,太任性了
夏目:时生
时生:来到东京也并不一定都是快乐的事,失落的时候看看北斗七星,想起夏目的事,来到东京遇到有同样梦想的人,也有尊敬的人,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你刚刚说【时生想尝试吧】的时候,一直空白着的地方感觉被填满了。果然,对我来说夏目就是无法替代的存在吧?
夏目:(别来问我!明明想着要放弃的,被这样说的话就变得无法忍耐了,本来是追着你来的,我喜欢你。可是如果说出来,可能现在的关系也变得无法维持了)
时生:我想一直和你当朋友
夏目:嗯,我也很开心能再和时生说话。稍微通通风吧。【起身开窗,蛾飞进来】啊啊啊啊
时生:唔啊啊【倒下】怎么了
夏目:蛾!突然蛾飞进来了!啊,抱歉,没事吧
时生:夏目,我
yako:时生!我来帮忙啦!啊
夏目:啊,不是这样的,我从前就很怕蛾和蝴蝶,刚刚打开窗户的时候蛾飞进来,被吓到了才扑向了时生。
yako:哼~~啊,是真的,在墙上听着
夏目:咦啊啊
yako:抱歉我误解你们了
时生:话说yako老师,明明快到截稿日了,怎么到这里来
yako:什么?我可是专业,当然是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才来的
夏目:诶?
时生:奇迹
yako:不是奇迹是爱!因为是恋人,这种时候才想来帮忙的吧!好了拿出干劲做吧,时生,不要客气多下指示吧!
时生:哦,那么就从这个原稿开始
夏目:现在就不需要我了吧,刚刚的那个到底是什么,如果yako老师没来的话会怎么样呢

track03
yako:我这种人,我这种人,从漫画界引退才好啊!
夏目:(顺利熬过截稿日三天后,接到了yako老师在熟人婚礼上喝醉了的电话,我和时生都被叫过来了。好像被同期的漫画家说了些嫉妒的话,感到了自卑)
时生:因为是吉庆宴席,总之先回到宴会那里吧
yako:烦死了烦死了,时生这个笨蛋。我明明受到了伤害,白痴笨蛋渣滓,如果是男朋友的话现在就给我展示你的爱!
时生:啊唔,怎么做
yako:【亲,被推开】啊,被推开了,只是接吻而已
时生:唔,对不起
yako:已经不想活了!
时生&夏目:yako老师
yako:请把我载到某个地方,没人认识我的遥远地方
司机:哎,我拒绝醉鬼
yako:吵死了,好了快点出发,新宿二丁目
夏目:抱歉,总之先去那吧

人妖1:喂你们几个,这么年轻就多喝几杯啊,不喝的话我的火箭就要喷火了哦!
人妖2:什么火箭啊,明明是ニューナンブ【某羽:不懂是什么】快点切下浸上福尔马林
夏目:(第一次来人妖酒吧)
yako:干杯
夏目:yako老师那样子喝的话不会急性酒精中毒吗
时生: 就算这么说也没办法啊,跟他说回家也不回答我
夏目:总之先道歉啊
时生:道歉什么
夏目:那个,刚刚的kiss,yako先生被伤害了啊,
时生:啊
不二:呐,你叫什么名字
夏目:诶?啊,叫荻原夏目
不二:这种地方不习惯吧,我是不二君,听说今晚小嶺ヤコ在,慌慌忙忙过来了,能跟パ ノラマ的作者一起喝酒,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夏目:啊,那就是喜欢漫画吧
不二:对对。今晚真的很幸运,能遇到这么合我喜好的孩子
夏目:哈?
时生:啊,抱歉
不二:好凉!
人妖:啊不好!关键部分被弄湿了啊!快来擦干
不二:啊等等!咿————
时生:被那种有明显意图的人牵着走
夏目:诶,什么,你说什么了吗
时生:什么都没【被打】怎么了啊,yako老师
yako:不明白吗
时生:啊
yako:哼~感觉完全不够喝!远征去的孩子,牵上我的手
【吵闹】
夏目:(结果到快天亮的时候,店里的姐姐叫时生把醉酒不醒的yako老师背回去)
人妖:时生啊,稍微对小yako好一点吧
时生:唔
时生:挺愚痴的啊,问我时生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趁这个机会就让我明说了吧。你啊,明明清楚仰慕和爱情的区别,却还是把它们混在一起,那样对你自己也方便。呐,小夏目也是这么想的吧
夏目:诶,我
时生:跟夏目无关。
人妖:唔,好可怕的表情。你啊,也有这种表情呢。不要骄傲自大地以为只有自己才是聪明的。别人比你所想的把周围的事看得更清楚。只是有时也是就算看清了也佯装不知。做那么不彻底的事,别对小yako的感情那么态度暧昧,不行就是不行,你来好好的做了断。就算是年龄小,没有钱,也还是个男人吧。那么,天亮了,我也去吃牛肉盖浇饭了
yako:不做了断也没关系。
时生:你醒着啊
yako:嗯,可是想让时生背我,就假装在睡了。哈哈哈,时生真怪
时生:什么啊
yako:平时的话都说”既然醒了就给我下来“的
时生:唔
夏目:那么,我就先走了。谢谢款待
yako:我才是,给你添麻烦了真抱歉。谢谢
夏目:(时生一次都没看我,觉得就跟时生分开的那个夏天一样)

面试官:那么最后,荻原先生的料理经验怎么样
夏目:啊,是,作为工作……啊,不,我没有参加过工作。以前就喜欢站在料理台,家庭菜的话是全部能做
面试官:不错啊。虽说是料理人员,我们也已经有了厨师了,招聘的也只是做杂务的,必要的事项在入职的时候会教你们。
夏目:(料理店的打工虽然是好,其他的看中厨师职位的应聘者都是有经验的,明明跟我的年龄相差无几却很坚定可靠,跟因为是有名的店而兴奋的我完全不一样,我真的太幼稚了)
【手机响】
夏目:喂,你好。诶?!
yako:妈妈病倒了?
夏目:是的。啊,不过不是大不了的事,说是因为过劳而入院。(从职场上司那里接到电话时还很吃惊,妈妈好像说不用告诉我也可以,因为儿子在东京很努力的工作。虽然yako老师叫我快点回去,至少也让我好好做完今天的工作。)呜呜……洋葱真刺鼻啊。今晚晚饭是咖喱
时生:伯母的情况那么糟吗
夏目:只是过劳。
时生:那你为什么哭
夏目:所以说是因为洋葱
时生:要回去吗
夏目: 今后的事我也不知道。可是,毕竟妈妈只有我一个儿子(工作和恋爱都不顺利,用这种话掩饰挫折。现在的我已经没有理由继续再呆在东京了)

夏目:(那天晚上,收拾好行李后我出去散步了。)最后一次看东京了啊。
yako:唔啊啊啊啊
夏目:yako老师?怎么了
yako:夏目
夏目:又是因为草稿吗
yako:我已经江郎才尽了啊
夏目:你在说什么啊。啊,可以的话,一起去哪里吃点甜食吧
yako:巧克力蛋糕真好吃。啊啊,撞到的是夏目真是太好了。如果是时生的话肯定抓住我的后颈把我带回去
夏目:哈哈,的确是呢,我觉得这也是爱情的表里相反
yako:爱情也是有多种多样的呢,友爱啊,父母爱,师生爱这些。我们可能要分手了
夏目:诶?
yako: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并没有在吵架。上次那件事之后时生非常温柔,能够传达给我他非常珍视我的想法。
夏目:那个,难道是以商量为借口在秀恩爱吗
yako:很拼命的在努力喜欢上我,传达给我这种想法。哈哈,时生看起来很冷淡其实是非常诚实的吧
夏目:唔
男:啊,真的非常感谢你的联系,仲村老师
时生:请别叫我老师。只是个下层新人。
夏目:(时生?)
男:我们和パノラマ的路线不一样,是成人向的美少女杂志。非常感谢你能抽出时间。中村先生画梦幻般的美少女角色的话,我想也能有如今所没有的工口感
时生:谢谢。只是,我想改笔名和画风
夏目:啊【走近】
时生:夏目?
夏目:时生, 你要画那种漫画吗
yako:夏目,不行啊,现在是在商讨中,谈话的话等结束后
夏目:再等的话就定局了吧!别误会,我也喜欢工口本。可是我不认为时生想画这种漫画。你是不是有点奇怪
时生:并没有什么奇怪
夏目:时生从以前开始就会把自己所想的都画成漫画来发泄的吧。如果你从心底想画工口本的话,就堂堂正正的用仲村时生的名字,可是现在却要做改笔名和画风这种狡猾的事
时生:就算你是青梅竹马,也别插口我工作的事
夏目: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吧,这种我还是知道的,你以为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
yako:难道是为了夏目?夏目的妈妈住院了,经济拮据所以想帮忙吧?
时生:跟那个没关系。
yako:时生和夏目是青梅竹马,经常受夏目妈妈的关照吧。能够说没有关系来撇清吗?你觉得画美少女工口漫画来赚钱夏目会开心吗?如果这样想的话,时生就别画恋爱漫画了,或者说漫画也别画了。既然不懂人心的话。如果需要钱的话,先跟我说不就好了。
时生:这种事,说不出口
yako:为什么?想帮助夏目而向我借钱很难说出口吗?还是说会内疚?因为时生其实喜欢的是夏目?经常说恋爱是盲目的呢。有人能把一直冷静的时生变成只是个十九岁的笨蛋,而那个人不是我
夏目:yako老师,请等等
yako:被夏目你温柔对待是最难受的
夏目:(已经不能追上去了。不论是我还是时生。只能容下两个人的地方,三个人的感情挤在一起。太狭窄了,大家都有痛苦的回忆。这样下去的话无法动弹。必须得有人出去才行。)

track04
夏目母:真是的,怎么回来了啊。明明我都那样拜托你别告诉夏目了
山内:啊,抱歉,佳世。 可是毕竟你只有他一个儿子。
夏目:那个
山内:啊,初次见面。我是和你妈妈交往的山内
夏目:(第二天,回到家乡去医院的时候,昨天给我打电话的上司来接我了。看来是要跟妈妈再婚。看起来是个好人。我觉得很好。然后,失去工作的我也决定呆在老家。)
【电话】
夏目:我决定留在老家了,也有工作,决定先跟yako老师报告。
yako:我不会留你的哦
夏目:(真是率直的人啊。是个怪人、姐姐系、哭虫,还是我的情敌,可是,除此之外是个好人。)受到你很多关照。多亏了yako老师,东京生活很开心。
夏目:(我什么都没有啊,为了什么去了东京啊。工作也好和时生也好,全都半途而废结果还是回来了这里。从高中起就没有成长吗?见惯了的街景,啊,那条街和这条街,都有跟时生一起走过啊,那家伙后面的头发一直立着,走路还驼背。这是为什么呢,每到这种时候想到的都是那家伙的事。)呜呜呜(想见时生,非常的,非常想见他。)【打电话】
时生:喂
夏目:呜呜呜
时生:夏目?发生什么了吗?伯母她?
夏目:呜呜呜 我喜欢时生!不是作为朋友,其实是想和时生在同个城市生活,所以才决定去东京就职。我是个笨蛋,没想过时生跟我分开后会交恋人,以为会一直喜欢我。呜呜呜 虽然现在只顾自己方便,可是已经不行了,我……应该已经赶不上了吧。我现在就回去,傍晚就会到的
时生:诶,喂,等等
夏目:因为想见你,所以去见你。见到了,会告诉你我最喜欢你。对我来说时生是必须的,希望呆在我身边。嗯?
时生:夏目!在出租车上看到你就慌忙跑来了。
夏目:为什么在这里
时生:当然是来追你了
夏目:时生
时生:昨天,跟yako老师谈了,被问说夏目不会再来东京了该怎么办,我问能不能去追他,他说“可以哦”后揍了我一拳。来东京的时候觉得可以忘记你了就安心了下来,没见面的话一定能忘记你,跟yako老师不也是抱着含糊的心情交往的吗?想着花些时间的话肯定会喜欢上他,结果就跟那个人说的一样。没有变啊,这个城市,就跟我一样,从以前起就没成长过。一遇到夏目的事,就尽做蠢事。我一直喜欢你,一直一直,无法忘记
夏目:(明明是甜蜜的告白,却听不出。时生在后悔,后悔着伤害了某个人,即使如此,就算任性、残酷,我也……)就算是笨蛋,我也喜欢时生,想一直,一直和时生在一起
【接下来的我又可以不用翻了ε=ε=ε=(~ ̄▽ ̄)~】
时生:喜欢得要死
夏目:这样的时生第一次看到。变成恋人后看到不一样的表情,惹人怜爱的青梅竹马,知道这样的时生就只有我

track05
时生:这么快就离开了,伯母不会寂寞吗
夏目:没问题的吧,山内先生也在,再说了是新婚,我在的话反而会碍事吧。
时生:夏目也终于是没家的孩子了啊
夏目:谁是没家的孩子啊
时生:就算是没家的孩子也没什么困扰吧,因为从今往后就跟我一起生活了
夏目:(我们觉得一起生活后,第二天就搭新干线去东京了。时生工作方面也拒绝了美少女杂志,全心投入现在的工作中,可是,回到东京最先做的事是……)
时生:果然我也一起去吧?
夏目:不用,如果我是yako老师,也不希望两个人一起来
时生:啊,抱歉

yako:明明也不用特意来打招呼的
夏目:抱歉,那个,虽然这是个麻烦,这是我老家的点心,如果不需要的话请扔掉,明明这么忙,突然来访真是抱歉
yako:【肚子响】啊
夏目:yako老师?
yako:没什么
夏目:哦,是,那我告辞了
yako:【肚子响】
夏目:那个
yako:肚子饿了
夏目:诶
yako:肚子饿了!真是 抱歉啊!你以为是谁的错啊!前段时间因为失恋受打击什么都没吃,可是截稿日又照常来了,已经受不了了想死啊!【拆包装】咳咳咳咳,这是什么啊
夏目:是黄豆粉,那个是黄豆粉饼。啊,那个,yako老师
yako:咳咳咳咳,啊受不了了,什么啊,最讨厌夏目了,不多管闲事就好了,借房子给你,让你和时生在同个职场工作,最后被甩了,不觉得我就是个笨蛋吗,非常的愚蠢!
夏目:对不起
yako:不想要你道歉!更觉得自己愚蠢了!夏目这个笨蛋、呆子、すかぼらちんき【这个不懂】、无职!呜呜呜
夏目:对不起,对不起
yako:呜呜呜,为什么夏目也哭啊
夏目:呜呜呜 对不起
yako:真是笨蛋啊,夏目。做点什么吧
夏目:诶?
yako:肚子饿了,想吃夏目做的饭菜

yako:今后要跟时生一起住吗
夏目:啊,对不起
yako:不是需要道歉的事吧。
夏目:(明明刚刚还在哭,现在的yako老师好像放下了什么一样心情舒畅)
yako:工作怎么样了,如果还闲着的话还能再来这里哦
夏目:啊,那个的话已经找到了,被之前面试的店采用了
yako:这样啊
夏目:是的,本来以为我是初学者不行的吧,只是杂务的话反倒没问题了。可是,跟我说如果有干劲的话也可以学习。想做的也是料理有关的工作,看起来是个好店,就想着总之先努力吧
yako:是吗。可是,偶尔也来这里玩吧,
夏目:诶?可以吗?
yako:因为会寂寞啊,就算不是这样,我也没什么朋友。虽然说得不好听,我这样卓越卖座交不到朋友也是没办法,正是因为有人对这样笨拙的我解读为是傲慢自大,所以压力才会不断堆积起来吧  
夏目:我不觉得是自大!一看就知道yako老师每天都很忙,也没什么能玩的时间,一直都伏身于草稿,还有……
yako:哈哈,谢谢,夏目真是个好孩子,如果没有这种事的话,我可是喜欢你喜欢到希望你能在这里就职呢。
夏目:yako老师
yako:嘛,不过时生没有辞掉助手工作也帮了大忙了,作为助手也很不错,因为恋爱而切断缘分的话会很困扰,不过修罗场的时候只有两个人留下来搭档会更好
夏目:yako老师,我在工作间隙、有时间的时候会来这里做饭的。虽然我只会做饭
yako:谢谢。不过没关系,不用这么挂虑也没事
夏目:并没有在挂虑,我也是喜欢yako老师,跟时生没有关系
yako:哈哈 好开心,那要和我搞外遇吗
夏目:诶?
yako:哈哈 开玩笑的。不过也是呢,在工作间隙过来也挺好的,在这里就职的话每天在我眼前和时生秀恩爱的话我会从窗户跳下去的
夏目:这种话就算玩笑也不能说啊
yako:哈哈哈哈哈哈哈
夏目:哈哈哈哈哈哈哈

夏目:(在公寓出来的时候时生一脸担心的等着我)
时生:再不出来的话我都想打电话给你了
夏目:抱歉,刚吃了会鸡蛋饼包饭
时生:鸡蛋饼包饭?
夏目:嗯,还有喝了画有小熊的卡布奇诺,说了很多话
时生:还真是和睦啊
夏目:嗯,非常和睦哦,而且还约定好今后有时间就来这里做饭,回去的时候还鼓励我工作加油。(就这样跟yako老师握手言和了)呜呜呜 对不起
时生:抱歉。给你留下痛苦的回忆
夏目:不是的(痛苦的不是我,也不是时生,这一点还是明白的。上京的时候一直觉得这个城市里没有我的容身处,可是,现在身边有时生,也有工作,虽然很渺小但还有希望,现在有那么一点觉得在这座城市什么都能做到的感觉)回去吧……唔,喂……牵着手被人看到的话
时生:被看到也没关系的吧,这座城市那么大,有各种各样的人
夏目:(也许是这样吧,周围的人也都没有看向我们,大家都很忙,我们也只不过是其中一人罢了。并没有什么特别,在这人山人海处,我们身处在中)

评论(3)
热度(5)

© 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